幸福的彼端.bmp

  昨天有一則新聞:板橋市有一位婦人,疑似產後憂鬱,竟親手砍了四個月大的親生而五十一刀,而且每砍兒子一刀,她也就往自己身上砍一刀。初聽到這則新聞實在太令人驚訝,這個母親是怎麼了,怎會如此狠心?

  確實,很難想像一名母親怎會如此狠心,這麼小的嬰兒,五十一刀豈不成肉末。若以常理,身為母親是不太可能有這樣的脫序演出,但近年來,產後憂鬱的新聞時有所聞,輕者鬱鬱寡歡,無法帶孩子及工作,嚴重者則像這則新聞,最終造成人倫悲劇。

  《幸福的彼端》描繪的也正是產後憂鬱的歷程。女主角翔子是個很有原則的人,因意外懷孕,則與金男兩人則選擇公證走入婚姻。沒有婚禮、沒有請客,且經常早出晚歸的金男,讓翔子對夫妻生活充滿不安,原本以為可以將所有的愛寄託在肚子裡的女嬰,卻意外流產。這時金男為了家計剛轉職成為一個法庭畫家,因工作忙碌,也沒關注到翔子的情緒變化。

  翔子陷入極度憂鬱當中,終日以淚洗面。她感受不到丈夫對她的關懷,兩人的鴻溝越來越大,兩顆心越來越遠。直到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,金男回到家後,看到翔子一人呆坐在陽台淋雨,才發現事情已相當嚴重。

  對於流產一事,翔子陷入極度的自責、情緒崩潰,這時金男溫柔的抱著她說著:「我們只要把孩子放在心上,不要把她忘記就好了。」翔子問:「為什麼要和我在一起?」金男說:「因為愛你所以才想一直跟你在一起」。

  其實金男並非不愛翔子,只是不懂得如何將關懷化成語言,他認為愛並非掛在口中,而是默默的在身邊相伴,那就夠了。

  憂鬱症並不容易被發現,因憂鬱症患者本身並不一定會將鬱鬱寡歡的一面呈現在外,多半仍會表現出開朗的狀態,或是只是覺得他心情有點不好,還稱不上憂鬱狀況。其實多半憂鬱患者對自身要求較高,並不會輕易透露失敗或是憂鬱的情緒,若不仔細觀察,朋友則很難察覺。也因為憂鬱症起因是一種情緒上的病,剛開始只是心情不太好,所以很難判定是因為心情不好還是真的憂鬱。

  只要是人,情緒難免一定都有起伏,千萬不要只因最近受了些打擊,就認為是憂鬱症狀。憂鬱症是個很複雜的病,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病狀,所以也別輕易判定自己或他人心情不好就是憂鬱,還是尋求醫師診斷最為專業。

  說起憂鬱症就有很多關於憂鬱症用藥的負面資訊,其實憂鬱症有很多等級,除非是相當嚴重,並須依靠藥物來穩定病情外,這類的精神用藥還是少吃。其實患上憂鬱症的病人都有個解不開的心結,最好的還是他身旁的家人與朋友能多多付出關懷,陪伴他、聽他訴苦,多外出曬曬陽光、運動等,都能讓心情好轉。

  懷孕雖然是一件值得祝賀的事,但很多出為人母的女性在生產後卻容易感受到更濃厚的失落感,產後憂鬱的因素很多,包括:身材變形走樣、擔心丈夫的愛不再、擔憂不知如何帶小孩,以及壓力過大等,都是產後憂鬱的主因。好發的比例相當的高,約50%~80%,多數是數天到一個月左右,維持一個月以上的,家人就得更加注意,嚴重者就要尋求醫師的幫助。

  《幸福的彼端》這部電影導演橋口亮輔也曾遭受憂鬱症之苦,所以能將這部片子拍得如此細膩。沒有一般人主觀印象憂鬱症的瘋狂悲傷,反而用一種淡淡的哀傷深切的描述出憂鬱者的生活情景。

  我覺得女主角木村多江演得很棒,最深刻的是她在日劇「上海潮」裡飾演到上海打拼的天真日本上班族,她把日本OL特質詮釋的相當不錯。然而在《幸福的彼端》裡她飾演一個平凡的太太因產後憂鬱所苦,直到兩人攜手走出憂鬱的路程。這樣很平凡的一個角色,台詞不多,靠著細膩的表情與肢體語言,把憂鬱情緒詮釋的相當出色。

  而男主角金男就是「東京鐵塔:老媽和我,有時還有老爸」的作者Lily Franky,原本就是插畫家的他飾演一個法庭畫家。第一次躍上大螢幕拍片的Lily Franky或許是因會有相同的背景,真的看不出來是第一次演戲,把法庭畫家的那種特有對物與人觀察的細膩神情掌握的很好,感覺他無論何時,不管在法庭或家庭聚會,都以一種旁觀者存在著,看似絲毫不帶濃厚感情,其實是害怕將內心感情很真的表現出來。他說:誰也不知道人真正的內心在想什麼。這句話便透露他是希望獲得了解。

  看完這部電影,很感動金男能牽著手陪著翔子度過人生的黑色時期。夫妻要能夠平凡的牽手一輩子真的很不容易,但能夠兩人相互依靠越過重重難關, 真的是一件既幸運又幸福的事。就像翔子後來終於知道,幸福是來自於生活的小小美好,剛煮好的米飯香氣、番茄的甜味、兩人牽著手,這些都是她跨越憂鬱後才知到幸福的模樣。

【官方網站】

《幸福的彼端》

全站熱搜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