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天的星星  

 

  吉米神父說:「廢棄的鐵軌不會再有火車駛來,並不表示天主遠離廢棄的教堂,就如同天上的星星,在白天依舊是存在的,只是人們的眼睛看不見而已。」

  看不到、聽不到、摸不到的事物,他存在嗎?

  愛啊、恨啊、死亡啊,這些很飄渺的字眼,他存在著,卻不容易看見。

  看慣林美秀在人間條件系列的演出,深知她是個硬底子演員,這回她主演《白天的星星》裡無私奉獻母愛的未婚歐巴桑-「阿免姨」,因一副好心腸,得知部落人們窮困,經常把免啦!免啦!掛在嘴上,所以有了「阿免姨」的稱號。

  這是一個泰雅部落的一則小故事,故事中的人物沒有什麼值得歌功頌德的偉績,平凡人物只想擁有平凡生活,吃的飽、穿的暖,父母兒女能齊聚一堂而已。但平凡的願望在困苦的生活中不易實現,透過一間部落的雜貨店,一個從山下來到山上生活的女子,傳遞出人生既平凡卻又無私的愛。

  獨自在山上經營雜貨店的阿免姨,是小朋友們的媽媽,她熱心照料三餐不繼的小朋友,一鍋滿滿的茶葉蛋溫暖了人心,她常常一刀一刀削著鉛筆,說這樣比較有媽媽的味道。米多力是個熱心的郵差,經常賺著外快,心想退休後要帶著阿免姨出國去玩。Yabi的父親被車撞死,母親又到外地工作,隔代教養的他最愛坐在大樹上仰望天空思念父親。

  這時,來了一個外國人吉米,背負著秘密來山上看星星,卻被誤認為神父。半百的阿免姨此時背起書包,關起雜貨店,一心要跟吉米神父學英文。原來她深藏著一個秘密,就在她跟耶穌英文告解時,被吉米神父聽見,因此吉米神父暗自替她尋覓著那個人。

  《白天的星星》把部落的寬闊山景、樸實生活,以及生命的無奈拍的如此真實。雖然用原民的幽默點綴劇情,卻更顯出他們樂天的性格。還記得有回跟民宿的老闆娘聊起921地震後的情景,她很豁達的說:「雖然家沒有了,但家人都在」,我無法從她眼中看到任何情緒,但心中不免想著「他們為什麼總能想的那麼開呢?」,或許這麼想的我也毫無意義,因為日子總得要過,快樂是一天悲苦也是一天。

  很喜歡導演對劇中每一個人物的描寫,雖然有的人戲份不多,但一兩句台詞也道出各自的生活觀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不由得是飾演「米多力」的陳慕義,由於熟練的演技把這綠色郵差給演活了,以一個漢人之姿活躍於部落之中,整座山林就像是自己的管區,他不但愛管閒事,甚至很會利用資源「打工」,舉凡代買及快遞,甚至充當計程車,只不過這些都要收些小小的費用。看似小氣、吝嗇,但米多力只是想多賺一點點錢,退休後帶著阿免姨出國旅行。

  米多力與阿免姨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愫,當然也是電影中的一大重點。心中不免羨慕這樣的老來伴,有時候並非要婚姻關係才能延長愛情的年限,我想如果大仁哥如果沒有向程又青告白,那麼老了兩人應該是這樣的關係吧!

  《白天的星星》雖然也提及生死的問題,卻讓我不覺得死亡太過悲傷,或許仰望著天空,看著星星,那麼逝去的人就在眼前。

  不知怎麼最近看的片子都跟死亡扯上關係,而又正逢狗狗(Ken醬)因病過世,心底總覺得相當沉重。一條生命就此消失,心底縱使知道,卻彷彿還能聞到牠的氣味、聽見牠的叫聲,這是幻影嗎?還是太過思念所引起呢?

  或許我也該仰望天空,看不見的星星,但他還是存在著。

【官方網站】

《白天的星星》

Eureka-recommend.jpg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移動的城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