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話-01.jpg

 疆界,是一個國家的邊境。然而,龐大的中華民國不過是個虛構的版圖,實際上只有臺澎金馬幾個島罷了! 

 騎著車,從東引越過西引,途中,見到滿滿的蔣氏權勢的象徵符號,和戰爭的意象。馬祖戰地政務解除不過是三十年前的事,但對於居住台北的我而言,卻像一則傳說,事件中的人物、情節是那麼的陌生,關於戰爭底下的改朝換代、流離失所,成了記憶碎片,在空氣裡飄散著。

第七話-04.jpg

 筆直的中柱堤上的感恩亭寫著「親切自然˙奉獻犧牲」八個大字,裡頭宣揚著蔣經國對東引建設的支持,不遠之處,在還大石上還畫有國旗寫著「事在人為,人定勝天」。人定勝天啊!這是人類的狂妄吧,當地球已各重形式的災難反撲之時,人類才能感受自身的渺小。我佇立在此觀望許久,然後回想那個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時代,雖然短暫,那軍事化的口號卻不曾忘懷。師長教導我們愛國,然而「國家」到底是什麼?司馬遼太郎在《臺灣紀行》裡寫著,「所謂的國家,就是偷偷摸摸地溜進原本已有住民的地方,然後撒網將它網住。」我想這是很簡潔明瞭的解釋吧!

第七話-05.jpg

第七話-03.jpg

 停好車,偶遇兩位年輕夫妻,也正好要前往拍照,皆我一同前往。踏往國境之北的短短200公尺小路,因施工而泥沙漫天飛舞,舉步維艱。邊走邊想著,最北的疆界應是什麼模樣?只是疆土的面貌並沒有因為時代的進步而越來越清楚,能越過的是一條國與國劃出來的界線,但心眷戀的,仍是土地那份難以割捨的情感。

第七話-07.jpg

 就在距離「國之北疆」石碑十幾步之遙,卻被散落的鋼筋石磚給擋住了。我駐足凝望,心中失落的想著:這麼短的距離,怎麼會跨不過去?世上很多事情都如此吧!充滿著無奈,卻又無法改變。

第七話-02.jpg

 站在這黃土紛飛的丘陵上,仍可眺望著西引島上山海磅礡、怪石嶙峋,寬闊蔚藍的景色。驚訝這座看似不起眼的小島也有這般令人豔麗的風景,雖然到不了國之疆北的石碑拍下紀念照,但這般風景卻也教人難忘。

 山不轉路轉,路不通,只能回頭。

 回程時遇到一個正在鋪路的大叔,我點頭示意說聲「辛苦了」,卻意外的聊了起來。

第七話-06.jpg

  白色工程帽下的面容,有著勞動階層的黝黑膚色、堅毅樂觀的表情,花白的頭髮,臉上深刻的紋路看得出已有些年紀。他微笑問著我從何而來,對馬祖的印象?我說來自台北,對馬祖的烈陽、強風印象深刻,卻也愛上毫無造作的天然景色。

 我以為他是馬祖人,他卻說與我一樣來自台北,卻鮮少駐足,總是跟著不同的承包工程,到處工作。最遠曾去過北海道,在那裡鋪了不少道路,怕我不相信,還特地講了幾句日本話。

 我心中的北海道是白雪藹藹的美麗城市,如童話般的建築,如世外桃源般的美景,沒想到,卻有個離鄉的台灣人去那裡鋪路。他喜歡那段在北海道工作的日子,愛上了北海道四季分明的景色,冬的白雪、春的綠意、夏的百花、秋的楓紅,在藍天和綠地之間,看盡四季的美。。

 聊著聊著,他介紹我另一為較為年輕的工人,他是來自對岸,模樣沒什麼不同,也會講馬祖話,甚至教了我幾句。我說難得的相遇,拍張照片做個紀念。

 照片中,他們黝黑老實的模樣,笑起來有點靦腆。

 回來整理照片後,我一直很喜歡這張照片,談不上技巧,也不特別好看,但相片中的他們卻顯現著一股人與人之間的信賴,與濃厚的生命力,然而這些不正是城市人之間最缺乏的嗎?

 我想所謂疆界,只存在在人與人互不理解的心吧!


【馬祖小教室】 

《國之北疆》

 后澳據點連接羅漢坪岬角「國之北疆」石碑的中間,是一條長約200公尺的水泥小徑,漫步其中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東、西引島最具特色的海岸山坡植被景觀,因為處在迎風面,所以除了零星海桐灌木叢和五節芒生長外,大部分區域的植被都是短草覆蓋,保持著一貫原始的生態面貌。具有代表性的石蒜、狗娃花、長萼瞿麥、細葉假黃鵪菜及油菊等草本植物,都能在這片開闊的臨海山坡地尋找的到。

  由於視野一直延伸至岬角的盡頭,居高遠眺,雄奇多變的海岸地形,輕易地就能在沿途上飽覽無遺,同時以最近的距離感受著從北固礁吹來的北風之歌。

 「國之北疆」石碑就立在羅漢坪岬角,腳下就是狀如羅漢排列的海蝕柱地形,波瀾壯闊。站在欄杆圍起的觀景台極目四望,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一片滄海,只有在能見度清晰時,才能一窺北疆之北的國度。東引,對大多數人而言是陌生的,但是選擇在「國之北疆」拍下永恆紀念時,相信遊客當下已對這座島嶼產生了歸屬感。

    

創作者介紹

移動的城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請問那工程是什麼?是觀景台嗎?我們去的時候,連路標都沒有.
    http://dearfrances.blogspot.com/2008/06/blog-post_27.html
  • 我去的時候好像正在鋪道路,為了讓觀光客更清楚所在地,更好走吧!!
    不過當時真的不太好找,還好有同行者告訴我方向

    Eureka 於 2011/04/03 08:51 回覆

  • karlcpc
  • 別太在意沒能走到最終端,妳能看到的也只不過是塊站不了幾個垂釣者的低矮礁石..............
    倒是原本已經廢棄的軍事碉堡,到底要大興土木蓋成哪般模樣?
    保留原貌不是也很好嗎?
  • 確實,那塊牌子並不能代表什麼,就像旅行,重要的簿是哪一個國家,而是用什麼心態看這個世界!!
    我在那看到不少馬祖的工程,修修補補,有些好,有些不忍再看~~~
    這就是政策啊!

    Eureka 於 2011/04/04 20:28 回覆

  • karlcpc
  • 啊!前一篇留言忘了填上連結,如果Eureka遺憾沒能看見那塊國之北疆,那麼CPC剛好有拍到:http://blog.xuite.net/karlcpc/bcc/26153425,真的,只是一塊小礁石而已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• 真的耶~~~
    如果他不是最北,感覺也挺普通的!!哈哈

    Eureka 於 2011/04/07 15:50 回覆

  • alin
  • 這篇 讓我想起了初識小優的開始
    就是這美感 吸引著我 讓我走向妳~
  • 對耶~讓我想起我們也是因為馬祖的文而認識的吧!!
    這一系列感覺放了很久,看來要努力一點囉!

    Eureka 於 2011/04/07 15:49 回覆

  • Pinggis
  • 前二段有Eureka 的味道
    獨特的口吻...
  • 哈哈!!

    Eureka 於 2011/04/11 17:49 回覆

  • alin
  • 好酒沉甕底
    我不喝就醉~
  • 呵呵~~跟我一樣酒量很差哦!!

    Eureka 於 2011/04/11 17:48 回覆

  • 莊大頭
  • ......現在的跟版主的施工時照片差很多了
    那兩位大叔剛好我都認識.........
    因為這件工程我式參予者....造成大家不便.....
    不過說真的那時候他們是應該禁止遊客進入的.........
  • 原來是這樣啊~
    透過網路之後才發現世界真的很小
    我想現在施工過後應該變得很漂亮吧!

    Eureka 於 2011/05/09 10:02 回覆

  • Chuang-Cheng Chiu
  • 從東引徒步到西引靶場的來回路程 當時挺折磨人滴~
    也有曾經用跑步到達過
    最懷念的是跟朋友到最北地標留影 ^^
  • 用走的真的很遠捏

    不過當兵時期 好像也無法隨時都騎摩拖車說!

    Eureka 於 2012/02/07 15:2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