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鄉-01

  還記得第一次品嚐牛排的情景嗎?

  在我們那個時代,牛排館雖稱不上稀有,卻也不普遍。當時的牛排館總是妝點著七○年代的西餐廳風格,深色木桌上總是插著一朵鮮花,空氣中總瀰漫著甜甜的奶油香氣,聽到的是鐵板滋滋的聲響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武廟02

  每次到台南,不免要開發一些沒吃過的小吃,但行程中,胃總會留些空間,吃吃我最喜愛的「武廟肉圓」。

  說到肉圓,個人特別偏愛南部用蒸的肉圓,其主要用蒸的肉圓口感清爽、體積較小、醬汁特殊,或許從小不曾接觸南部的肉圓,當我一嘗試之後,竟然就愛上這種清爽軟嫩的口感了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白天的星星  

 

  吉米神父說:「廢棄的鐵軌不會再有火車駛來,並不表示天主遠離廢棄的教堂,就如同天上的星星,在白天依舊是存在的,只是人們的眼睛看不見而已。」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測候所-07

  每天上班前,是否習慣打開電視看看今天是晴、是雨,該擦防曬還是該帶把傘。而今的便利,實在難以想像19世紀後期,氣候的觀測是架設在燈塔上,直到日治時期明治29年(西元1896年),台灣總督府發佈在台北、台中、台南、恆春、澎湖五地設立台灣第一批的測候所,而後又在台東、花蓮港、宜蘭、彭佳嶼、新竹、竹子湖、紅頭嶼、日月潭、大武設立,台灣的氣象就在此時奠立基礎。而回顧百年前的氣候所,經過時間的流轉,有些已損毀、有些已改建,而留下來的經過修建之後成為國定古蹟。 

  而位在《台南文學館》後方的圓柱狀建築就是俗稱『胡椒管』的台南測候所,是全台唯三的胡椒管建築,如今僅有《台南測候所》原汁原味的被保留下來。其實《台南測候所》最早則在明治30年(西元1897年)在天公埕街官有家屋(今天壇北側)設立「假測候所」(臨時測候所)進行觀測,同時進行籌建工作。於隔年明治31年(西元1898年)搬入現在的位置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駁二-001

  當急速的現代化同時,每座城市幾乎是由連鎖產業所建構成相似的樣貌,城市的美,變成複製的美,如相同的旋律不斷不斷重複著,相似的樣貌又能存有幾分魅力呢? 

  多年前的高雄仍是座工業城市的樣貌,無論港灣、橋樑、街道意象中像是籠罩著一道黑灰色的煙,久久無法散去。那已是多年前的印象。還記得去年我在85大樓上眺望著高雄港時,湛藍的海港散發著南台灣的活力。是什麼因素讓高雄在近十年間能有此的改變?而為什麼一齣《痞子英雄》讓人看到那麼不一樣的高雄呢?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成美-001

  初次踏進達府,一個連名字都很陌生的城鎮裡,最先了解的並非在地文化,而是踏進一個百年華人社區。

  台灣,做為華人移民的島國,對於移民文化並不陌生,從族群衝突到文化融合,這些現象並非台灣特有,而是早期東南亞華人移民的共同寫照。今日,泰國有華人血統的人口到底有多少,尚未有確切的統計數字,但初估約700~800萬人,占總人口12%,但這群泰國華裔卻是泰國的重要經濟支柱,這些華裔有一部分是明末清初跟鄭信同時期來到暹羅謀生,也有一部分是在清末時,因為戰爭而逃到此地生活,而我所拜訪的「成美社區」就是在此時期建立,至今莫約一百多年歷史,若不是在地人細細介紹,恐怕就這麼錯過這麼具有特色的社區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Jayhae-Shop小吃店-007.jpg

  說起泰國菜,台灣人應該都不陌生吧!尤其那酸酸辣辣的口味,是夏天時最開胃的菜餚。泰國是魚米之鄉,也是美麗富饒的農業國家,正因如此,泰國的飲食受到東西方文化的影響下,無論辛辣或酸甜都遵循著相互融合的中庸之道,所以在泰國吃飯可能來了一道辣的要命的涼拌木瓜,卻也可以來道,奶味香濃的椰香咖哩。簡單來說,來到泰國那正是「美食之旅」的開始。

  在來到泰國之前,就有不少朋友跟我形容泰國米粉湯的美味,米粉的起源始於秦朝,因秦始皇征戰南越時,北方士兵因飲食差異產生了水土不服的問題,於是就將南方的稻米作成麵條狀,也就是米粉,不僅拯救了士兵,也一解思鄉之情。而米粉乾燥後易攜帶保存,也是南方民族在遷徙中必須攜帶的主食,而泰國在早期有不少遷徙於中國南方民族,於是也將米粉這項主食帶進泰國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大遠百-005.jpg

   在板橋渡過多年的學生時光,十多年前的模樣還深印心中,雜亂的巷弄、矮小的房屋,還有那已消失的大同水上樂園。這麼多年來,板橋對我來說不過是前往台北市的中繼站,從只有公路局到捷運,總是在往返的路上見證她的改變。 

  2011年台北縣升格為新北市,板橋躍升為新北市的第一都心,那些矮小老舊的房屋不見了,只見各式大樓林立,繁華而時尚的面貌已不再是台北市人所稱的郊區,但我心中有兩種心情在掙扎著,不捨的是老板橋正在消失,而驕傲的是她正在轉變成一座乾淨優雅的城市,或許是這樣的心情,得知大遠百的美食街仿造了五十年代的台灣街景時,深深的打動我,也想一探這名為『大食代』的復古美食街是何模樣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歷史公園-003.jpg

  泰國的歷史,必得從「素可泰」這個泰國第一個王朝看起,素可泰約在西元1238年成為獨立的王朝,第三任的國王蘭坎亨大帝奠定了泰國宗教與文字。走讀素可泰的歷史,必須帶著一顆懷古的心,慢慢體會這座老城深層的文化與佛教美學,才能達到思古幽情的意境。

  翻開素可泰的歷史,那是一個混合不同族群與充滿神話的時代,隨著大城王朝崛起,當年繁華景象已在戰爭中摧毀,如今走在散落的遺蹟中,感受當時大佛的安詳與靜謐的氛圍。素可泰(Sukhothai)的語義為「幸福的黎明」,彷彿為人生下了最好的註解,陽光從雨後透出光線,我踏進了1979年被列入世界遺產的「素可泰歷史遺跡公園」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北海道001.jpg

  每一次想要一個人靜靜的時候,不知怎麼地,總想起平溪線。

  你若問我,平溪最美的是什麼?我會說是山林、雲霧、人情味,還有一條僅約12.9公里的支線火車,它從三貂嶺站出發,行駛到菁桐站,這條不算長的鐵道,最早是台陽礦業運煤專用,現在則是香港、日本客最愛造訪之處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1) 人氣()

鯨吞燒-003.jpg

  “相遇”是緣分,“相知”是運氣,“相惜”靠努力。人與人之間,隱約倚賴著無形力量牽引著,如《向左走˙向右走》電影裡的經典台詞──「生命中充滿了巧合,兩條平行線也會有相交的一天」,我這麼相信著,就像每一次旅行的相遇,總充滿期待、驚喜,有時也會失望、無聊的情緒浮現,但最幸福的時刻,是和一個可以一起旅行的伴,創造旅行的回憶。 

   不知是否已找到那個人,不可否認,兩個人旅行可以多嚐一些美食、多互相扶持。於是,在走過365個日子,兩個人騎著車,在頹廢的藝術街上尋找一家「老」的很有味道的小店,喝杯小酒,品味南台灣的日本美食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再發號01.jpg

  還記得第一次吃到南部粽是在十多年前到高雄讀書的時候,當時在街頭看到很多標榜著「菜粽」的攤販,我一心以為是包著素料的粽子,誰知一打開竟只有糯米包著花生,淋上特別調製的醬油膏,再灑上些許的花生粉,也就是南部知名的菜粽。

  由於南部粽採用生米包裹著餡料,再以水煮的方式,所以口感上偏軟,卻也較為清爽不油膩。或許相較北部粽較硬、較油的特性,我反而愛上南部菜粽無肉、無油的口感,尤其淋上醬汁加上花生粉後,口感飄香,令我這個外地人不由自主愛上南部粽的口感!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三頭象-001.jpg

  「大象」是泰國人的守護神,當我一踏入泰國境內,無論機場、廟宇、飯店各角落中都能見到大象或坐、或趴的可愛身影。大象是泰國的國寶,泰國人認為溫馴憨厚的大象,是象徵著榮譽、尊貴與力量,因此無論文學、藝術、雕刻都描寫著關於大象的傳說。 

  泰國有「萬象之國」的美譽。早期,泰國森林裡有著近數十萬頭的大象在此棲息,隨著森林的減少,大象的數量快速銳減,只剩千頭而已。在古代,大象是戰場上巨大的戰士,跟隨部隊馳騁沙場,隨著時代演變,大象成為泰國人謀生的工具,只能協助搬運木材。泰國政府憂心森林快速伐盡,明令禁止伐木,所以造成許多大象就此失業,再加上大象食量驚人飬養不易,於是乎大象開始學習十八般武藝,繪畫、跳舞、打球樣樣都來,或者載著觀光客上山下海,賺取一頓餐食。其實這麼看來,泰國大象命運多舛,很多曾因工作過勞,體力不支而倒下。 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啟程之前-01.jpg  

  泰國,對我來說是一個既「熟悉」又「陌生」的國度。

  「熟悉」是來自朋友的口語,他們總說那裡的太陽很艷,和尚很多,人妖很正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說出影響力.jpg  

  我不是政治人物,也不是企業老闆,如螺絲釘般的小人物也能擁有「影響力」嗎? 

  還記得第一次憲哥邀我和台新銀行的員工分享寫部落格的心得時,心中相當忐忑不安,光想要在近百個銀行員工面前說話就非常緊張,更何況不過是寫個部落格,有何值得分享之處,但在憲哥的鼓勵下,毅然決然接受這個邀請,心想:「這是憲哥的場子,他都不怕了,那我怕什麼!」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