實驗室-01.jpg

  寫旅遊部落格好幾年了,不少朋友總以為我一到假日就到處旅行,其實並不然,我大部分一個月只外出旅行一次,其他的時間就跟一般人無異,陪家人、洗衣打掃、看電影,最多的就是找個安靜的咖啡廳寫寫文章。

  我對咖啡廳的要求不多,能上網、能插電,最主要可以坐上一整天而不覺尷尬,那就是我週末的屈身之所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老爺02.jpg

  導演李鼎有一篇文章叫做《冬天要去夏天去過的地方》,他在蘭嶼的夏天盡情冒險,卻在冬天又重新踏上這片土地,尋找夏天遺落的景色。這篇文章觸動了我,不僅因為蘭嶼,而是跳脫一種「必然」的旅行態度,誰說夏天就得尋覓大海,冬天就要留在北國看雪。對我而言,旅行多半是在尋覓,有時卻是逃離,而更多時候,只想留點時間給自己。 

  時序剛邁入陽光瀲豔的季節,夏天,萬物綻放著各種姿態,走進他,灼熱的令人窒息鬱悶,又卻不自主的,愛上寬闊蔚藍的天空和難尋的白雲朵朵。該如何形容夏天呢?詩人夏宇曾用「這時候已經是八月,差不多要進入野獸派」確切描寫夏天的狂野;鯨向海就用「在最初夏天的海邊,喜歡誘騙青春的感覺,鳥的閃躲,風的輕吻,眼神的震盪啊啊」寫出夏天喧鬧的景色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帶一片風景走.jpg  

  「如果你的家人得了小腦萎縮症,你會怎麼辦?」看完電影後,朋友這麼問我。

  其實,我在看完《一公升的眼淚》之後,想像過,如果是我在荳蔻年華得了這種病該怎麼辦,但卻從沒想過如果是發生在家人身上,我又怎麼面對。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後慈湖03.jpg

  任何一幕歷史片段,不僅是眼見的面貌,而是帶著各種因素串連而成的時代背景。然而,歷史是流動的,隨著時代改變,看待角度不同,解讀的方式就有所差異。 

  這種文化上的衝突,在臺灣尤其顯著,今日踏上後慈湖,思緒百般翻騰,噤聲的年代已走,重新踏進歷史現場,那段高呼著「蔣公是民族救星」的記憶悄然爬上心頭。時光荏苒,漫步在這片飄著絲絲細雨的優美山林,聽著五色鳥的清脆鳴叫,已嗅不到當年戰地的氣味。曾經的偉人,化成蔣大頭和蔣小國的可愛公仔,令人不勝唏噓,或許換個角度,這就是臺灣人接納歷史的一種方式吧!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向日葵01.jpg

你,總是凝望著

用笑容 用熱情

文章標籤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