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島一村.jpg 

  看完《寶島一村》步出國父紀念館,我對同行的朋友說:不知道是不是生活上的差異,這部戲讓我感覺有點距離,並沒有很貼近我的生活經驗,或許你們外省人感受會比較深吧!

  沒想到她卻回答:用外省人這樣區隔很奇怪,我從小是台灣長大,沒去過中國大陸,也是台灣人啊。

  其實我這麼說全然沒有任何惡意,生活在台北,不乏許多第二代、第三代的外省朋友。對他們而言或許掛上「外省人」有些不公平,在台灣土生土長的他們,似乎不需要承擔這麼沉重的歷史重擔才對。

  政治的因素,好似讓大家對於「本省」與「外省」這樣的詞彙有些禁忌,當不斷的吶喊著:「哇係台灣人」時,族群並非相互認同,而是用著一種很奇怪的方式忽略。「本省」與「外省」好像等同「綠」與「藍」,民族與政治掛勾之後,一切都不單純,大家避諱去談,反而缺乏理解,而那個結永遠都在。

  不論本省、外省、客家或原住民,這樣詢問其實就像我們也會問:你是哪裡人?台北或是高雄;而或是年輕人總會問上一句:你是什麼星座?

  確實不論什麼人我們都是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台灣人,卻也因為不同省籍,生活習慣也會有差異。但由於媒體總是過分分化族群,誰說挺扁就是本省,挺馬就是外省,害我們也在媒體的洗腦下,更害怕與朋友談起這類話題。

  因為這次上了社大的導覽課,認識到許多外省伯伯,年紀大多六、七十,經歷過國民政府遷移來台,離開家鄉,在台灣生根。我詢問他們對於跟隨國民政府遷台的記憶,對於國民黨,對於家鄉的回憶,對於台灣這塊土地的感覺。談話中,讓我更能體會他們當時遷台的種種辛酸。

  回想起《寶島一村》劇裡的每一個角色,當我們若拋開既有的偏見,他們的人生確實充滿了悲傷色彩。或許當年無緣無故就被國民黨徵招,本為一個農田青年,不懂世事,卻要跟著政府南征北討。話說「勝者為王,敗著為寇」,政府打輸戰爭,他們跟隨著退到台灣這塊土地。還未跟父母妻兒道別,就來到這塊陌生土地。政府說:我一定帶著你們反攻大陸,回到故鄉。對於人生地不熟的環境,卻也只有相信。但五年、十年過去,時間白了鬢角,夢想慢慢破碎,台灣從一個暫居地變成一個家,他們調適著想家的心情,在這塊土地結婚生子。

  《寶島一村》就是由第二代的外省子女講述眷村裡每一個家庭的小小故事,談著父母的過往,敘述著不同省籍從陌生到了解,排斥到認同,直到現在六十年過去了,這裡已經是他們的家,有濃厚感情的一塊土地。

  就如《寶島一村》的結局,朱嫂(本省人)因為隔壁老趙母親傳授,靠著「天津包子」養活一家子。大牛和大毛年輕時是青梅竹馬,卻因誤會兩人分散,多年後兩人相逢在拉斯維加斯,曾經的那份熟悉感混雜著陌生,感情依舊,今非昔比。二毛卻意外嫁給本土的黨外人士。這部戲傳達的不只是當時外省移民的事件,而是如今跨越省籍之後,在這塊土地上彼此了解,這樣的情感不是應該更珍貴嘛!

  《寶島一村》是許多眷村的縮影,也是王偉忠記憶裡的景象。在眷村1990年代之後,因眷村老舊改建後的混住與年齡結構等多項社會因素,台灣居住於眷村的外省人口比例迅速降低。政府已將許多建村改建,有些成了藝術村,而有些則拆掉了。在《寶島一村》最後一幕是紀念即將拆除的眷村,大家全都回來聚在一起吃飯聊天。被拆除的房子裡裝滿許多青春與回憶,然而,告別卻是另一個新世代的開始。

  看《寶島一村》就像是在看一個認識的老伯伯一生的回憶,每當故事裡某個心酸的橋段,總會從黑暗中聽到某些人啜泣的聲音。我想亂世真的是可怕的,戰爭很可能帶走生命,也可能帶你離開家園。但《寶島一村》卻也是歡樂的,因為生命有太多美好的値得記憶。

【官方網站】

《寶島一村》

【延伸閱讀】

《台北人》  

《蛻變後的四四南村》

創作者介紹

移動的城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同方
  • 蘇偉貞《離開同方》裡的同方新村就是眷村。
    同方是第二代外省子女,也是原住民子民,在六十年代受過精神上的壓迫而成長。這些都已成過眼雲煙。
    只是每每遇到相關議題時,往事便浮出水面。
    同爸無根在台灣生存,娶了差了十六歲的原住民女子,吃了許多苦,終於買了一小塊地,蓋了一棟陽春房子......。
    我們還是都活了下來,枝葉開始往外延展。
    我們不求社會認同,只望能平平安安的過日子。
  • 平平安安,我想這是所有人的願望。
    不管什麼人,在這塊土地有個屬於自己的家,那便滿足。

    很開心能聽到同方第二代的看法,受益良多。
    我想若有更多人能一起來分享是最好的~

    Eureka 於 2009/02/26 15:12 回覆

  • beatleswang
  • 最近眷村文化似乎變成顯學

    http://beatleswang.blogspot.com/2009/02/blog-post_2414.html
    轉貼 病友張大哥來文 憶童年 我的童年來自台南眷村…
    算算時間也有五十年了!五十年,好長的一段時間啊…
    裡面有我最好的同學彎彎老師的回應,也很具有台灣新住民 (二代外省人)的代表性…
  • 時間都經過這麼長了,所以更希望能夠彼此了解,而不是外省或本省這樣的議題操弄。
    彼此了解也是文化的融合

    Eureka 於 2009/02/26 15:07 回覆

  • George
  • 嗯!雖然我爸媽是本省人,但也會看光陰的故事呀!

    另外我幾個在大陸工作的台灣朋友,看到我拍的台灣廟會,他們都覺得很有親切感,因為他們也是在台灣這塊土地長大,這些文化也是他們的一部分。
  • 我們都在這裡長大,不管這裡叫不叫台灣,都有我們所熟悉的人與物,這份情感我想是很難被沖淡的。

    Eureka 於 2009/02/26 15:09 回覆

  • amberchou
  • "寶島一村"或"光陰的故事"...我想只是紀念眷村的味道吧!
  • 其實,媒體人也會看大環境。阿扁當選時,阿扁與阿珍也大紅過,如今馬英九當選,眷村也變成熱門囉!
    不過不論是鄉村或眷村,皆有不同文化與記憶,都是值得一看!

    Eureka 於 2009/02/28 21:23 回覆

  • 阿摩西斯
  • 就像在美國出生長大的華裔
    擁有美國籍
    膚色髮色總還是東方人
    可能還是時常被叫外國人吧
    內、外
    只是種基於來源地的稱呼分別
    不代表不能相親相愛
  • 是啊~所以被說成外國人的感覺並不怎麼壞,也只是一種區隔罷了。
    若言語中沒有任何歧視,什麼人都沒有差吧!

    Eureka 於 2009/02/28 21:24 回覆

  • mangin
  • 上次中時blog頒獎時,也有一個得獎主是80幾歲的老爺爺。他的孫女也是外省後代,說起得獎感言,也是滔滔不絕,大家聽得心裡也是暖暖一片。
  • Hi mangin~
    我當時也聽到那番談話,也很感動~
    我想很多誤解,是必須透過了解,才能慢慢化解的吧~

    Eureka 於 2009/02/28 21:20 回覆

  • chen0927
  • 你好
    路過看到你的介紹
    自己算是"芋頭+蕃薯"的混種
    省籍的問題是並不太困擾我
    但感覺選舉的時候
    自然就會有很多人
    急著幫你分好邊
    跟新移民的外籍新娘一樣
    這問題也總能給交給時間處理

    這齣戲對我來說
    沉重的情緒比較多
    不過也很感動它能把那些過去的生活忠實的重現
    也能讓更多不同生活背景的人得到更多的了解與同理心


  • Hi你好

    我身邊也很多是外省與本省人的後代
    其實我覺得省籍的問題真的困擾不了我們
    但掛上政治後 就似乎無法很坦然的聊這個話題似的

    你說這齣戲傷感 我到不覺得
    可能是每個人的生活體悟不同
    感受也就不同

    Eureka 於 2009/03/17 09:4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