廢墟1.jpg 

  從瑞芳站轉搭平溪線火車,第一站來到侯硐。

  踏出車門,長長的月台上一片寂寥,停靠在鐵軌旁的一節節黑灰色煤車上覆蓋塵煙,如泛黃的舊相片,塵封在多年以前。

  車站像是時光隧道,我正一步步踏往一個曾經繁華卻又沒落的小鎮。

  雲飄過、鳥飛過,卻不見人煙。

  這裡是被時間遺忘的秘密角落,四周山嵐環繞的小鎮,遺落下年邁的老人與不經事的孩童,在寂靜的日子裡緩慢的移動。

廢墟2.jpg 

  「侯硐」約日據時期(1920)便成為平溪線煤礦的主要出入口,當時許多外地人來此工作,創造繁榮。眼前破舊的「瑞三礦業」整煤場曾是全台產量第一的公司,煤礦品質也好,如今只能依稀從模糊的痕跡拼湊出當年興盛時期的畫面。

廢墟3.jpg 

  「瑞三礦業」只剩下屋的輪廓,簡潔的形體架構上覆蓋著腐朽的木頭,光影從上照落下來,形成明與暗、黑與白、歷史與現在的強烈對比,彷彿咬著牙堅毅站在那裡,看著興盛與衰敗。時間是最無情的殺手,「瑞三礦業」在廢棄後,無人照料的狀況下,整棟建築僅存著脆弱的軀殼,老朽的身軀已慢慢死去。

廢墟4.jpg 

  整座「瑞三礦業」已成廢墟,殘破的形體,失去當年鮮明的生命力,焦黑色的建築引人傷懷,在初秋的季節,轉黃的落葉,整個小鎮被鎖在時間細縫,永遠懷念當年的繁華,那些人、那些物,存在回憶裡。

  「廢墟」聽起來是個悲傷的辭彙,但我眼裡卻看見它未來的興起。

廢墟5.jpg 

  「興」與「衰」是城市的輪迴命運,經過時間洗禮的廢墟,殘磚舊瓦將會拆解丟棄,新的建築將會從這塊地而生,孕育出另一棟建築的生命。那破舊的磚瓦之中記載著不為人知的過去,或許只是某人的小故事,卻可以藉由建築傳遞給不同時空裡的人們。

  拆除後的它還存在嗎?於穹蒼中,這一秒或下一秒皆屬存在也都不存在,廢墟在我眼前,誰會記得我曾靠近它記憶它的過往,或許我們都是以廢墟的形體存在這世界,隨著時間腐化,靠著別人的記憶,傳遞下去。

【DATA】

名  稱|侯硐車站

地  址|台北縣瑞芳鎮候硐柴寮路侯硐火車站前方

電  話|

交  通|
自行開車:
◎北經北上高速公路,在 2.5公里處往東北角海岸交流道出口下,接(2丁)省道,過瑞芳橋立即右轉,接102縣道直上九份。
◎由木柵、深坑、石碇經106縣道至瑞芳再轉九份。
◎由雙溪經102縣道直抵金九交界處隔頂,再轉往金瓜石。
大眾交通:
◎捷運木柵線在木柵站下車,到對街搭乘往平溪方向的台北客運16號公車,約每小時一班。
◎搭乘火車至瑞芳站,在轉乘平溪線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移動的城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