蘭嶼情書-花花世界1.jpg 

Dear蘭嶼

  今天我認識一個新朋友,她叫「鶴」。

  人生的緣份本來就是一場偶然,偶然的都是從台北來的女生;偶然的她今天正好看到在艷陽下騎車的我;偶然的一同坐在卡車的輪胎上。

  一連串的偶然,無從解釋的緣份,我們沒相遇在這繁華台北,卻相識在藍天島嶼。

  七年級的她眼神中多了一份堅毅,聊開後才知道這是她第三次來到蘭嶼。第一次來是和幾個好友,那時就是住在亞比亞,因為施爸的熱情更加喜歡蘭嶼這個地方。她說她的理想就是考上空姐,能夠到各世界遊玩,所以等待放榜之時,來到蘭嶼沉澱心情,順便幫施爸打工換住宿。

  我聽著她的故事,看著她笑的燦爛的容顏,心底不免佩服。我在她這年紀到底都在想些什麼呢?說來可笑,當年我可是夢想著當女強人,汲汲營營的為創意總監之路邁進。在真的跨進廣告業之後,才發現自己是迷戀上廣告人光鮮亮麗的身影。什麼創意啊、發想啊,到頭來出錢的才是老大,他一句話就能推翻你熬夜兩天想出來的最佳點子。其實不能責怪他人,是自己太過夢幻了,學校裡只教理念,卻沒人告訴我們如何跟現實妥協。

  坐在顛簸的卡車裡,風景漸漸退後,縮小,消失。回頭看看自己的人生,有時就像逝去的風景,令人悵然。但又不得不往前看,有時卻一片茫然,不知所向。但鶴卻說,既然是夢想,就要去試試看,行不通也沒關係,至少老了不會後悔自己沒努力過。

  我欣賞這女孩的豁達。有時年齡是自己最常拿來用的藉口,假使...,如果...,這般的假設青春該做的事,卻是最浪費光陰的藉口。

  鶴問我有沒有浮淺過,我搖搖頭。她說這裡的海是她見過最美的,許多穿著耀眼彩衣的魚兒就從你面前悠遊的游著,距離近得只要伸出手就能觸著。

  當我慢慢步入寬闊的大海,海浪湧起身像是要被吞沒那般,嗆了幾口鹹澀的海水,鼻腔與喉嚨難受的很,咳的眼淚也流下。

  在我稍稍適應之後,鶴拉著我,指著前方,一大群魚群朝著我們游來,毫不膽怯的在我們身上親吻著。第一次與魚群們這麼近的接觸,內心興奮不已,原來這就是潛水的樂趣啊!

蘭嶼情書-花花世界2.jpg 

  跟著施爸我們早就迷失在這海底的花花世界,好多種的熱帶魚,我也說不出的魚種,就與我悠遊在這片大海之中。在繽紛色彩圍繞下,我似乎也成了魚,與牠們一起玩樂起來了。

  平時被太多規條給約束的生活,幾乎忘了能簡單快樂的理由。而此時我身在這片大海當中,看著七彩的魚群那般自在,笑容也能很簡單。

  鶴在我面前比著V字要我笑一個,拿起相機為我與魚群們留下紀念。

  謝謝啦!新朋友,還有美麗的魚兒們。

蘭嶼情書-花花世界3.jpg 

後記:有人說海膽很貴,但在蘭嶼幾乎是免費的高級食物,施爸挖了好幾顆讓我們立即品嚐。我吃了,怎麼說呢,很新鮮、軟軟的,這就是我第一口海膽的滋味啦!

 

創作者介紹

移動的城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Pinggis
  • 妥協的之後的重生
    真有你的


  • 我覺得,勇敢是自己跟自己比較,
    不是跟別人,也不是跟這世界!

    Eureka 於 2011/06/10 14:3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