蘭嶼情書-情人的日出1.jpg 

Dear蘭嶼

  在台北這個城市,我必須做個與時間賽跑的人。

  七點起床,八點趕公車,九點打卡。時間,被制式的規則切的碎亂;生活,被壓縮在17吋的電腦螢幕面前;溝通,只需一組號碼,這就是我原本的日子。總是過了凌晨十二點才入睡,總是賴床到最後一刻才起床,想看日出根本是奢侈的念頭。

  蘭嶼的夜,卸去我所有疲憊,一夜好夢之後,我在凌晨五點清醒。原本需要三個鬧鐘的我,竟比準時的鬧鐘提前張開眼睛。

  在這裡沒人在乎我化不化妝,穿著是否端莊,高跟鞋的顏色搭配是否正確。只需隨意扎個馬尾,牛仔褲、破T恤,擦個防曬霜,十分鐘搞定!

  Dear蘭嶼,來到這裡的第二天,我就開始愛上這裡了。很難用言語形容心中的感受,當我騎著單車,風拂過雙頰吹動髮絲,在微亮的天色裡,追逐日出腳步的時候,我知道選擇蘭嶼作為重新出發的起點真的沒錯。

  此次旅行沒告訴父母,因擔心客死異鄉,只告訴幾個好友。朋友知道我獨自成行,爲此擔心、怕我孤寂,但我知道,人生有些課題必須自己面對。不管喜悅、悲傷;歡樂、孤寂,當身旁沒有任何一個可以倚靠的伴侶時,一個人也可以盡情的享受這人生的起伏情緒。

  就像此時下坡,我雙腳放空愉悅的歡呼著,雖沒人可分享,但快樂並不會減少。

  我來到「情人洞」前,一個以「情人」字眼命名的地方,想必是壯烈愛情的犧牲地。傳說故事很多,大多是穿鑿附會,但令人心疼的,爲何壯烈的愛情必定要攜手走向死亡的道路,爲何愛情總得沾染上死亡才顯得珍貴、淒美。

  我對愛情沒有那麼堅定的信仰,卻相信愛情總在平凡的日子,一起鬥鬥嘴、撒撒嬌,一起牽手到白髮,那才教人感動。

  在抵達情人洞前必須走過崎嶇的礁岩,像愛情也是必須經歷一番波折,才能看見的美好風景。

  而我此時坐在礁岩上等待日出,心卻感上一絲寂寞,但寂寞很快的被絢爛彩霞掩埋。

蘭嶼情書-情人的日出2.jpg 

  原本深黑的海水灑上金光,不斷的向拱門內的礁岩拍打,濺起高大了浪花。而太陽在我不注意的時刻,忽然從海平面跳了出來,那磅礡的氣勢震攝住我,而忘了拍照。

  人類是渺小的吧!當站在這巨大的拱門底下,望著淘淘不斷的巨浪,與日出光芒的絢爛,真正感覺自身是渺小的。當人類自以為聰明的在地底上建出高可媲天的大樓時,早已忘了自然的威力勝過人類的力量。

  尤其我看到生在蘭嶼這塊土地的人民,對待土地與大海的那份尊敬,真的值得學習。或許城市裡的人們都忘了,我們靠的不是電腦或是電話在生存著,倘若有一天大海與山岳都消失了,也是人類的末日。

  日出了,拍下情人洞的倩影,發現情人洞的影子就像是蘭嶼這塊土地的模樣。

  Dear蘭嶼,原來妳就是日出下的島嶼,一個知道尊重自然的島嶼。謝謝妳又教了一件我早已遺忘的事。

【延伸網站】

《情人洞的傳說》

 

創作者介紹

移動的城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Pinggis
  • 日出
    在這有故事的情人洞裡
    顯現的真美...
  • 我也好期待你鏡頭下的情人洞是什麼模樣!

    Eureka 於 2011/06/10 14:2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