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天心


  穿梭在中山北路的午後,陽光正艷打在翠綠的樹上,光影搖晃的映在紅色磚道上,我走進純白色的台北光點,滿心的期待著,午後與朱天心的一場相遇。

 

  步入三樓的演講廳,時間未到,卻已坐滿一半的人,且幾乎都低著頭在閱讀手裡的書。忽然對這樣的環境有股強力的安全感,我躡手躡腳的找了個靠牆的位子坐下,從包包裡最近在閱讀的《失物招領處》,靜靜的埋進書本的世界裡。

  回想起有一回跟有個朋友聊天,我說雖然自己年紀老大不小,卻對有一些社會型態相當無知。他說我該更加廣闊的去開嶄新的生活才對,不該關在自己小小的圈子。事後回想起來,我並非是個只待在某個環境不去嚐鮮的人,只是剛好我這環境遇到的人也跟我相距不遠,幾乎都是喜歡藝文的人,且各自都有不同長才,我們聊書、音樂、電影、藝術、攝影、歷史,和他們相處就像正在閱讀一本活的書,從他們身上學到的是比我閱讀裡找到的更多更多。

 

  朋友說,台灣人多數都不愛閱讀,你則是少數。我反駁他說「才怪!」,因為我身旁的朋友幾乎都有閱讀的習慣,只是或多或少而已。朋友又說我別把自己的世界說成主流似的,他身旁有閱讀習慣的人少之又少,要我多走出去看一看,這世界並非我想像的模樣。

 

  當然我也不傻,也知道世界不可能只有一種型態,但是不知道另一種生活型態也並非是一種錯啊!但不同層級的生活型態彼此就像一道厚實的城牆,彼此觀望,有時真的很難跨的過去。我們只能猜測,用同理心來感受彼此的不同。

 

  怎麼說到這些了呢,我們都知道朱天心曾著有一本相當知名的小說《古都》,裡頭探索的是台灣的歷史與文化認同。

 

  第一次看到朱天心本人,是個個子嬌小,聲音相當溫柔的女子,她說起自己的家族背景。身為外省人的第二代,在她眾多的小說推出後,很多人都會問起一個相同的問題,就是:「妳覺得自己是台灣人嗎?」

 

  她說:「我不是台灣人那是哪裡人呢?」又是一個族群認同的問題。

 

  或者說政客挑起的「認同」讓人民不得不選邊站。到底我們要認同什麼?是本與外的問題?出生地?血統?與其講求認同之前,又何不說族群的交流與了解來的恰當。

 

  朱天心說並非所有的外省人都是官僚,都會污錢;也不是所有的本省人都沒知識。我們彼此都在厚厚的牆外猜測對方,這隔閡在過了五十年之後,卻始終沒有拆除,而又讓政客拿出此話題不斷的分割族群。一人一邊,南北各半,濁水溪成了一條政治之河,分割了顏色、認知,卻也分割人民的情感。

 

  大家都在講台灣人、愛台灣,講民族認同,那怎樣才叫做愛,才叫認同。

 

  我們生活在這塊土地上,到底為這裡做了多少。朱天心近年來都在為流浪貓請命、奔波,她不過是在自己的社區推動,就經歷了相當大的困難。她說自己雖談不上有多麼愛台灣,但因為這些貓,讓她從沒動過離開台灣的念頭。

 

  說起認同,不需說出如何的高尚情操,我深深敬佩的是這樣默默努力的人。

 

流浪貓

  她說起流浪貓的問題,神情顯得有些激動。一般人大多不知道流浪貓、狗被抓進動物之家後,七天沒人認養就會處以安樂死。或許流浪貓、狗會對社會帶來一些問題,但最起初的問題就是很多人養了之後放生,造成問題的是人,為何最後的責任卻在動物身上。

 

  不忍動物就此被殺害,一條生命又怎能輕易放手。所以她就提倡TNR行動,也就是Trap(捕捉)Neuter(絕育)Return(放回),不但可漸漸控制流浪貓的數量,又不需將牠們安樂死。只是這樣的提倡仍受到多方阻礙,以她所居的社區為例,就很多人對這些動物的生命毫無尊重,而最嚴重的就是在M型社會最頂端的人。想必在肉弱強食的社會中,他們深知這個道理,才能讓他們有此地位吧!

 

  我們都在不同的區塊裡生活著,在彼此這麼不同的世界中,是否該放開心胸的去了解或是包容。有幸我在台北這個城市,形形色色的環境中,我能選擇我要的方式去過活。

 

  這天下午與朱天心的一場相遇,跳脫文學,我們在彼此不同的世界裡擦撞出火花來。一個外省、一個本省,一個愛貓、一個愛狗,我想我們沒有什麼不同,相同的被這塊土地深深緊牽著,這個古都,這個台北,我還沒將他看個透,又怎能分明說出善惡呢!

 

【延伸網站】

 

《朱天心》

 

《朱天心新書-獵人們》
 

《社團法人台灣認養地圖協會》

創作者介紹

移動的城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0)

發表留言
  • 孔雀魚
  • 哈....我高中拼命K著她的書! 也因此....之後誰說誰是朱天心第二
    或誰被稱為第二, 我就想拿拖鞋扁人!!!

    關於流浪貓狗, 我想, 人本就百百種, 所以度量尺寸也不會一樣...流浪貓和現在辛苦生活的人們, 一樣都辛苦呀!!!
  • frogman
  • 朱家三姊妹都寫書,其實他們是屬於比較不權貴的外省人
    安靜的住在眷村 也因為如此 才得以讓我一窺竹籬笆另一頭的世界 個人還蠻喜歡他們的 特別是朱天文的書
    至於跟原作者邂逅 可是都沒想過
  • eureka
  • TO:孔雀魚
    你也是文藝青年啊
    朱天心的書我看的不多 記憶中古都是看過啦
    朱天文的荒人手記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
    我想我是沒慧根的那種人:P
  • eureka
  • TO:frogman
    自從我去上了一些文學創作課後
    碰到很多作家 聽了很多他們的想法
    這真的是很特殊的經驗
  • 老闆
  • 三姊妹我只看過朱天文的書,很喜歡!

    電視上看過介紹她們一家

    真是"書香門第"啊!
  • 綠竹巷
  • 我從小就愛狗成癡
    因緣之下得以和貓同處一屋簷下
    它們撒起嬌來真像急需被寵的小女生
    臺灣的流浪動物大多為人惡意棄養, 人類的負心反而要動物受到曾處罰 真不公平~~
    想養寵物的人 真希望大家能多去認養, 而不要在乎血統
  • eureka
  • TO:老闆
    確實有什麼樣的父母 能敎出什麼樣的孩子

    希望今後有機會自己也能是好母親
    敎出這樣的孩子 該有多好
  • eureka
  • TO:綠竹巷
    從小我家養的都是狗
    父親不喜歡貓 所以狗在我家都不曾缺席
    線再我們家有三條狗
    一黑二白三黃
    他們都很懶(這不知道是學誰的)
    但我偶而回家他們雀躍的模樣都覺得相當可愛

    我們家的狗都是流浪狗
    不能說我們有愛心 只是太多流浪狗被棄養 他們的樣子都很可憐
    不過我家的狗看起來都不可憐啦
    吃的胖胖的 而且還很挑食呢
    你在美國也眷養寵物嗎?
  • 綠竹巷
  • 呵呵 我是跟人家租房子, 也很想自己有寵物 但自己不能養
    貓和狗都是房東的
    2貓2狗都是認養來的
    都很貼心可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