頭朝下
  《頭朝下》敘述的是一個雙性人,對於性別認同,以及自身的歷程。

  故事裡的德妮絲或稱保羅,原本是以女孩般的養育著,直到她慢慢成長,才發現看似女孩的她,其實是一個男孩。在男女未分的童年裡生活或許沒有障礙,但青少年時期的她卻面臨著男女的定位,社會的認同等等問題,這又該怎麼選擇呢?他說人生為何充滿著選擇,就像站在廁所門前,是男?是女?  如果可以選擇性別,我會選擇哪個?這本書讓我回憶起青少年時期,在第二性徵成長之際的尷尬時期,月經初潮、胸部隆起這些代表女性的性徵,在有如男孩般的身體起了變化,發現自己的不同,發現自然的奧妙,然而也發現了愛!那是每個人必經的蛻變時期,說來卻是帶點微酸的苦澀。想當年的性教育並不開放,老師總是草草帶過,對於自身的懵懂也總是開不了口,女性性徵變成男孩口中的笑柄。那時班上有個女孩胸部明顯的比同年女孩大,而且老師規定不可穿有鋼圈的胸罩(不知哪來的規定,因為有鋼圈的都有漂亮的蕾絲),因此一般學生型的內衣都無法撐起她的胸部,所以男生總喜歡躲在一旁看著她跑步胸部起伏的模樣,然後竊竊私語,有時更過分的還會拿起水桶往她身上潑。那時的男女關係好像都是這樣,因為好奇,又不知該如何面對所以總是用這種方式作弄女孩,後來這女孩總是在炎熱的夏天穿著外套,不然就是駝著背。學生時代班上總是有類似的故事存在,第二性徵在當時不是種驕傲,不向上天的禮物,就像是惡魔的作劇一樣,令人難受。

  保羅過了四十年性別錯亂的人生,他有乳房也有陰莖,他長的俊美卻也結實碩壯,男與女的問題攪亂他的生活,他只想一個看似很平凡的身體,難道這麼難嗎?偽裝的生活使他精神精神崩潰,雖然開明的父母在他十幾歲時就讓他自己選擇了性別,但是他要用什麼來面對這嚴苛的社會呢?與眾不同在這社會被歸為異類,在身理、心理充滿著對立的時候,他又該怎麼選擇,何處才有他容身之處?
雙性人又名「陰陽人」,一種非人工的,人們眼中認為的上帝失敗品。在各國寓言故事之中這種雌雄同體的人物卻不勝枚舉,包含大自然裡的動議亦然。這種男女同體因基因分化未完全的生命卻活的辛苦,在青春時期的轉變,內心的糾葛,世俗的眼光都成為他們內心沉重的大石。

  我們從母體來到世界的時候是頭朝下,當我們頭朝下來看待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顛倒對錯的,頭朝下的世界他們的人生該往哪走呢?我上網查了一下「雙性人」這個辭彙,出來了許許多多雙性人的故事,但是多半他們的生命旅程幣旭比別人艱辛,也許多成為情色界的最愛。其中一段文:「陳女身高172公分,足蹬3寸高跟鞋更顯高 ,腰身纖細、上圍豐滿、皮膚白晰,在站壁的中高齡私娼中一站,顯得一枝獨秀,每次性交易價碼1500元,每天至少有5名恩客上門領教,生意算是不錯。她從不主動告訴客人自己是變性人,客人也都不知情,陳女說,從小就比較喜歡當女生,國中叛逆期開始偷穿女裝,被父母修理得很慘,而性別角色混淆曾讓她無所適從,為此自殺過,也曾吸食強力膠麻痺自己。79年退伍後,她開始以女裝扮相下海賺錢,也曾赴日伴遊,幾乎不曾被客人拆穿身分,惟有付出感情才會主動向對方坦白。」

  有很多類似這樣的故事,就像保羅學會愛人的時候,他知道他無法愛上一個正常人,愛情無法像常人一樣開花,性生活不能像常人一樣滿足,這是他不能擁有的,他卻擁有的是一對愛他的父母。

  如果沒有了性,愛還會存在嗎?我看著小說時忽然有了這個問題,到底男人所說的性與愛是分離的,到底存不存在呢?又或者一個男人無法給予性生活,這樣還願意與他相守一生嗎?這確實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。性在夫妻長期的關係中有著相當重要的角色,如潤滑劑一般滋潤著變淡的愛情,如過沒有了性是否也意味婚姻是不須存在的,考驗著愛情是否能跨越一切的阻礙。

  看諾愛拉˙夏雷特的第一本書是《那就10月17吧!》一本面對自殺與母女之間親情的議題,喜歡她文筆之中流露的情感,感動了閱讀者。而《頭朝下》的敘述方式則隱喻較多,文字雖然優美,但是卻缺乏真實感,反而像隔了一層霧在看待,讓讀者無法很投入劇情之中,這是我認為較為不足的地方。還是要謝謝旭日之丘送我這本書,才讓我有機會看見這小說裡的人物,雙性人的議題。

  每個人都是天使,天使沒有性別,只有寬闊愛人的心,以及能帶著身體翱翔的翅膀。

《頭朝下》


作者:諾愛拉.夏特雷


譯者:阮若缺


出版社:遠流


出版日期:
2007/07/27

創作者介紹

移動的城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herry
  • 恭喜新年好
    也祝福你桃花朵朵開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