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平凡女人的一生,一段看似平凡的故事,卻教人動容。

  是什麼因素能塑造出一位女子如此堅毅的靈魂?面對政權的移轉以及時代的變化,唯有柔韌的內在才能轉變成抵抗外在巨大轉變的生命能量,用這股堅持推動時間的軸輪前進。最後,走到生命的盡頭,回首這一生漫長又短暫的時光,那些艱苦、孤寂與悔恨,還有那堅守的道義,如今成了雲煙。在一回曚間,就成了人生。

  平凡的故事總是特別真實,看著Yuki的故事慢慢落幕,眼淚也不聽使喚的崩潰。我有如劇中的Tony,聽著阿嬤告訴我那段好久…好久以前的故事。一個養女、一段不是由自己選擇的婚姻、一場為家庭而存在的人生,生命的意義對她而言有如鬼魂般,年輕跟從丈夫,老來跟從兒女,從未有那麼一絲絲為了自己,也不懂為自己而活。阿嬤總是對我說,「算命的說我在古代一定是個當官的,要不是小時候窮不能唸書,我現在也不會連字都不識幾個。」從她的話語總能感受到她對命運的不甘與憤怒。阿嬤很喜歡唱歌,總是拿著一本歌本在房間裡輕輕的唱,碰到不認識的字就會來問我那怎麼唸,記得我總教她唸,而她教我唱,「白牡丹,笑呅呅,妖嬌含蕊等親君,無憂愁,無怨恨,單守花園一枝春。啊…」她用生命走過無奈的青春,唯有透過歌曲才能稍稍平衡那些無法完成的夢想。

  吳念真導演用他一派的作風,用小人物說出大時代的變化。

  身為一個女人,一個看似柔弱的身軀,卻能為一個家挺直背脊咬著牙挺下來,年輕的Yuki聽從父親的話嫁給一個不愛的男人,新婚的初夜,丈夫就因懷疑Yuki的貞操而拳腳相向,那一幕令我怵目驚心,心彷彿整個糾結一起,痛恨男人憑著天生的優勢對待女性,也痛恨女人舊時代的宿命論,整個婚姻就綁在一個社會的價值觀裡無法動彈,這樣一撐就好幾十年。而老愛在外偷吃的丈夫,惹出了問題總要妻子幫忙解決,Yuki回憶著說:「而那些查甫人呵,是永遠的大漢囝仔…」。女人心中的那個男人,永遠都像個長不大的孩子,當問題發生了,就像個小男孩,不是用打架鬥爭,不然就躲進母親的懷裡。而吳導說︰「台灣有一代人是最厲害的----七十歲以上的阿嬤!當男人們只會以衝撞對抗新進文化時,女人(比男人身段柔軟)已經學會用開闊的心去接納不同文化。」

  時代的進步我們看見女性的成長與茁壯,類似這樣的故事在身旁屢見不顯,中場休息時,座位旁幾個看似中年的婦女討論著說道:「我阿姨的故事比劇中的女主角更為可憐、感人。」是啊!這就我們週遭的故事,不矯情、不做作,生命就是這樣的真實。

  這是我看的舞台劇中,首次以台語為主的劇,身為台灣人的我說起來實在有些丟人,因為其中有很多部份的台詞我聽不太懂,有些是用推敲才得知其意,也因為用這樣方式的演出更能顯現出台灣當時的時代背景與文化,這些也只有跟隨著走過的台灣人才能感受到那份深層的意境。

參考網站:

魯西文字樂園

綠光劇團

創作者介紹

移動的城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孔雀魚
  • 是我超愛的黃韻玲耶...

    台灣,哪裡只有七十歲以上的老奶奶了不起,台灣的女人都非常了不起!

    真的!
  • 花
  • 孔雀魚說的沒錯,台灣的女人都非常了不起,還是應該說只要是女人都很了不起....

    我很喜歡吳念真,從「多桑」開始,他說太多媒體與表演者都喜歡把焦點放在中上階層,他獨獨對中下階層的小老百姓有許多共鳴,因為我們都只是大時代裡的小老百姓....

    我也喜歡之前這部舞台劇之前的口號...千萬要幸褔....
  • Eureka
  • 孔雀魚
    我贊同你說的!
    台灣女人最偉大~~
  • eureka

  • "千萬要幸褔"這句話我怎麼沒印象勒??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