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008 (1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父後七日01.jpg

   朋友說:妳確定要在生日這天去看《父後七日》嗎?

  其實,我覺得生與死,是沒有差異的。唯一的不同,「生」是笑著迎接;「死」是哭著送行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05.jpg 

  遠眺翠綠湖面,一隻隻優雅的天鵝恣意的悠游著,這裡不是新疆庫爾勒的巴音布魯克天鵝湖,而是新北市的新店碧潭。

  在許多人的戀愛記憶中,碧潭印象代表了某種愛情記號,如從碧潭吊橋上眺望翠綠湖水環繞的小赤壁,兩人一起踏過的天鵝船,或是依偎望著天邊七彩的絢爛煙火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第一話-01.jpg 

 還記得三年前踏上蘭嶼時,我就在心中計畫踏遍台灣的離島。

 走過蘭嶼、金門之後,在2010年的炎炎夏日,決定要航向台灣領土最北「馬祖」,拓展我的離島版圖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OSAKA.jpg 

 當水瓶子在線上問我要不要來講旅人地圖講堂時,我還以為他在開玩笑。

 比起許多旅遊部落客,我不僅玩的少、寫的也少,然而要站在講台上分享旅遊經驗,說實在的還是有點害怕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瑞芳01.jpg

  瑞芳曾是台灣早期最具有經濟價值的產區,他的金、銅、煤,曾在東亞礦業史上佔有重要的位置,直到台灣經濟轉型,礦業才逐漸沒落。

  對於瑞芳的過去,多數人知道的不多,觀光客這裡當成轉運站,不是轉搭平溪線去十分放天燈,就是搭公車到九份兜兜轉轉。早在鐵路發展之前,瑞芳也是台北行經宜蘭的中繼站,隨著金瓜石、九份發現金礦後,吸引蜂擁而來的人群到此掏金,當時瑞芳市區不過是個沒落的小鎮,凡往金瓜石、九份採礦者,就必須經過柑坪里上山,當時這裡正好有一家名為「瑞芳」的小店,提供上山者中途採買休息。久而久之,就不約而同以口頭相約在「瑞芳」聚集,瑞芳地名就因此沿襲而來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侯硐09.jpg

圖1.瑞三礦業

  平溪線的第一站,侯硐。曾經是座礦業名城,因擁有優質的煤田,自日治時期起便經歷了七十餘年的開採歷史,聚集了上千名礦工,養活了數千戶家庭,煤礦業的歷史,是台灣史上重要的扉頁,也是許多家庭無法遺忘的過去。但時間的流逝,產業的轉換,讓這座曾是全台最大的礦區,不得不停下腳步。民國79年在最後一個礦坑封住後,這裡繁榮的景色彷彿在一夕之間消失不見。年輕人一個、一個轉往更有機會的城鎮,留下來衰老的、凋零的,逐漸沉睡的侯硐,獨自漂流在時間洪流之中。那些繁華的、美好的過往,隨著記憶淡去……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淡水01.jpg

圖1.淡水夕陽

  『日頭將要沉落西,水面染五彩,男女老幼塊等待,漁船倒退來…』這首淡水暮色簡單優美的詞句,描繪出老淡水的美麗風情,也唱出這塊土地庶民的心情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  自1890年(清光緒十六年)修築鐵路的工人發現河道漂浮著金砂後,金瓜石掀起近百年的掏金狂潮。當時流傳一句俗語:「褲袋仔袋磅子」,說出來的快去也快的濤金致富神話,讓原本質樸安靜的小村落,在擁進大批的掏金客後,開始這場漫長的發財夢。

金瓜石01.jpg

圖1.礦工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被出賣的台灣01.jpg 

  談起這部電影之前,先談起《被出賣的台灣》這一本書。

  和這一本書相遇是個偶然,那時我剛讀完《愛憎228》,對於228那段歷史才略知一二,但我的心中仍有許多疑問,每一本書都有自己的立場,揮別藍綠,我想知道真正的事實是什麼,就這樣偶然遇到這一本書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侯硐-04.jpg 

  曾幾何時,我愛上平溪線,每當夏天來臨,我總會想起火車窗外那片湛藍天空中寂靜的小鎮。

  侯硐,在我心中的模樣是黑白的、蒼老的、停滯的。是誰把時間的鐘暫停?是誰將侯硐遺忘?是誰還知道,他曾經是一座礦業名城,經歷七十多年的採礦歷史,直到民國79年做後一個煤坑封住後,逐漸凋零。但我唯獨戀上這份滄桑氣息,尤其在雨後氳氤的濃霧中,彷彿穿進時光隧道,來到那個曾經繁華的黑金之城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