螞蟻01.jpg 

  七○年代的咖啡館是文藝青年的聖地,八○年代的咖啡館是聊股票的是非地,九○年代的咖啡館有巴黎左岸的味道,然而跨越二十一世紀的咖啡館卻像個風情萬千的女人,散落在城市的不同角落,必須靠著靈敏的嗅覺來尋找。

  我不依賴咖啡,卻經常留連咖啡館。我與咖啡館之間,存在著難以言喻的關係,不是朋友也非情人,是脆弱人類與惡魔交換靈魂,用咖啡香換取了靈感,一字一句堆積成心底的河流。我尋覓著與靈魂契合的咖啡館,猶如尋找一首感覺對的曲子,憑著直覺,悄悄與咖啡館簽了契約,用一下午換幾篇文章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