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609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十月十七日這一天我被強迫註冊,要上死亡學校,上生命中最珍貴的一堂課。執教鞭的,是我的母親……

  「那就十月十七日吧。」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  昭廣問:「為什麼我們這麼窮?」

  阿嬤說:「窮有兩種,有窮得消沈與窮得開朗,我們要窮得開朗;我們不是最近才窮,我們是世世代代都窮的。有錢很辛苦的,要吃美食,還要去旅行,忙死了!而且有錢人穿好衣服,走在路上還要小心不能跌倒;我們窮人穿著髒衣服,就算坐在地上、跌倒都無所謂。貧窮真好!」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一條人命,二次毀屍,三場葬禮……

  每一個生命,在上帝眼中都是平等的,但在現實的社會當中,卻是有階級的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  為了復仇的杜蘭朵公主,用謎語招親的方式,殺盡異域王子。
  流亡異鄉的卡拉夫王子,因為一見鍾情,跨越了生死,只為愛情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  我搭乘著1951號的巴士來到西元1951年,那是一個雲淡風清的清晨,蒲公英隨風流浪,斑藍的蝶恣意的穿梭花叢,光線穿過樹蔭,光點灑在修女的黑色頭巾上。

  美好的清晨怎麼籠罩著莊嚴的哀傷呢?我好奇,探身窺個究竟,隱約我在三個修女身旁的縫細中看見剛安置好的十字架,修女們正低著頭禱告。那是個舖著清翠綠草的小山丘,山丘上安置著純白色的十字架,十字架上刻著悼者的名字與死亡日期,我仔細一瞧,卻向後一征,那不正是我嗎?我…我竟然…死了?修女們祈禱完後,竟開始把土灑在我的棺木上頭。不!不可能。1951年的時候我跟本還沒出生,不可能的…不可能的...。

  我努力的想撥開泥土,打開棺木,把我自己叫醒,忘了是努力了多久,或許只有五分鐘可能是十分鐘吧,但對此刻的我,確像一世紀般的遙遠才打開這只棺木。我眼前的這個女人有著高挺的鼻樑、深遂的眼以及棕色的長髮,他與我長的雖然相似,但很明顯的人種是不一樣的,但我卻很強烈的感受到「沒錯!那就是我」的一種直覺。

Eure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